沉迷凹凸和全职中。
雷安和双花是本命!不拆不逆!
以东哒!(*/ω\*)只挖坑不填坑(。欢迎勾搭ww

【莱瑟】100fo点梗文

*接上→【 http://2863651762.lofter.com/post/1d0e8505_6a8f89b】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总觉得我写的跟囚禁不太相关啊……有时间的话会重新写一篇的……这篇文就当做一个我的脑洞吧

*很不负责任的拉了灯Orz【】

*有设定得莫名其妙的背景,全是自己瞎掰的……不影响阅读

>>> 

 
 

“叫出来,不然我不介意做些什么。”莱戈拉斯沿着精灵白皙的脖颈一路亲吻着,他轻轻的咬着精灵胸前的红樱,偶尔加重力道,刺激着身下的精灵发出惹人犯罪的呻吟。 

“唔……嗯……嗯啊……”精灵闻言身体顿时紧绷,随后便不再压抑那腻到有些淫.荡的喘息。 

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它明白了男人的脾性,若是不按他说的做指不定接下来该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真乖。”莱戈拉斯满意的笑着,抬手在精灵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带着调情的意味。 

精灵的脸更红了。 

 
 

又是一夜欢愉。

每次瑟兰迪尔都不会拒绝莱戈拉斯的亲吻——最多就是害羞,或者说傲娇。 

偶尔在后花园里负责浇灌花草的仆人时常能够听到一些不该听的东西。 

他们都认为这个精灵将公爵迷住了。 

也许是因为它是即将想给神的祭品?世界上并不少想让完美的精灵堕落的的人。 

可能莱戈拉斯公爵算一个。 

 
 

时间在一天天流逝。

“明天就是女神的祭典了。”瑟兰迪尔已经被莱戈拉斯从后花园的塔楼里移到了宽敞的客房里。精灵被公爵府的仆人们恭敬的伺候着。往日情.爱的痕迹也已经消失不见。

只是原本那双盛满着星辰碎光的眼眸比原来黯淡了许多。

这可是个不好的现象。

莱戈拉斯把明天精灵将会穿着的服饰拿来给它试了一下。纯白的祭祀袍服衬得瑟兰迪尔越发苍白,袍子边缘的碎钻闪着温润的光。

“神会喜欢你的。”莱戈拉斯看着镜子里即将被献上的纯净的祭品,他俯身亲吻了精灵的鬓发,发出一声赞美的感叹。

“真美。”

 
 

“……我们将在神的庇佑下生存。现在,将祭品献给神,以此来回馈她所给予我们的恩泽!”

祭司在祭台前高声吟诵,国王坐在王座上,眼神却是盯着金发公爵旁边的精灵不放。

眼神里充满了那恶心的欲望。

莱戈拉斯有些不满的眯起了眼睛——他并不太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

即使这个精灵即将被献祭,即使觊觎它的是这个国家的王。

“——祭品献上!”

莱戈拉斯牵引着精灵一步一步走上祭台,祭司打量着这个金发的精灵,片刻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尊敬的公爵,神一定会喜欢你送给它的祭品。”

“但愿如此。”莱戈拉斯扯出一个笑容,眼底一片灰暗。

“那么现在,请将它杀死。”祭司笑着,那笑容竟算得上是温和——对于祭品他一向温和。

那是即将被杀死的美丽生物,它们应当得到该有的最后的温柔。

瑟兰迪尔没有动,它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决判。

那双海水般幽蓝的眼睛里毫无神采。

从胸前插入的匕首轻易地穿透了心脏,但没有一点鲜血流出。

 
 

“公爵殿下——现在请您将它的眼睛用匕首挖出来。”

瑟兰迪尔倒在了莱戈拉斯的怀中,眼眸死寂一片。

并不像古籍中那些濒死精灵的眼睛里出现碎光。

只有死寂。

莱戈拉斯抱着瑟兰迪尔,一动不动。他重新搭上匕首的手不可抑制的颤抖。

但他没有拔出来——他就那么握着,仿佛要将匕首插得更深一点。

“莱戈拉斯公爵,请您将——”祭司皱着眉等了好一阵,金发的公爵却没有任何动作。他出声提醒,话还未说完就已被打断——

“闭嘴。”

祭司被莱戈拉斯语气中的戾气吓住,再不敢出声。

 
 

莱戈拉斯盯着瑟兰迪尔的眼睛,他看着怀中的精灵渐渐变得透明,将要消失。

“……我就要死了。”一直沉默的精灵突然开了口,它微微地偏了一下头,用那双光彩涣散的眼睛看着莱戈拉斯。

“而你们将会在神的庇佑下生存。”

“再见。”

精灵的唇角小小地掀起一个弧度。那是莱戈拉斯从见到它以来见到的一个最美好的笑容——

不同于之前的沉重,不同于之前的牵强——

那是如释重负后的轻松。

 
 

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消失的速度加快,他恍惚地想起了两人共处时的谈话。

关于它的顺从和它的特别。

 
 

「密林里的精灵都曾是辛达的族人。我们受过神的馈赠,其中一部分的族人被赐予了永恒的生命和美丽的容貌。而且我们若是濒死,眼睛即使是被挖出来也不会变成宝石。」

「为什么?」

「因我们沐浴着神的恩惠,密林的精灵不会遭受那样的痛苦。我们会在死后逐渐变得透明,慢慢消失,尸骨无存——中间不会有任何的不适。最后会变成独一无二的白宝石——那是神最喜欢的饰物。」

莱戈拉斯还记得瑟兰迪尔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小地叹了口气,轻得几乎不被人发现。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来自它的哀伤。

「但接受恩泽的同时也有代价,此后来自密林的祭品都将由辛达的后代带回并献上。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次——我的Ada就已经成为了女神像上的项链。」

「为什么不逃?离开密林,去寻找新的安身之所。」

美丽的精灵敛了眸子,遮住了眼底的无奈。

「逃不掉的——神是不允许的。从我们接受她恩泽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注定要被献祭。」

「这是我们——逃不掉的宿命。」

 
 

瑟兰迪尔已经完全消散,而莱戈拉斯的面前静静地躺着一把干净地——不带任何血迹的匕首。

而他的手中是一座银冠。

银冠的正中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白宝石,散发着无比美丽的光辉。

就像初见时瑟兰迪尔眼睛里的碎光。

 
 

祭司看着年轻的公爵缓缓起身,他向国王走去。步伐沉稳,他要将手中的银冠给予陛下过目。

国王几乎是贪婪地盯着那座银冠。但公爵不一会就将银冠转交到了祭司的手上,让祭司把银冠戴在女神像上。

全国子民都屏息看着这神圣的一幕。

 
 

银冠落在女神的头顶,此后,它的光芒永不黯淡。

 
 

END

——————————

感觉自己完全不知道写了啥……很抱歉拖这么久Orz下一次更就是正文啦ww

 

2015-05-09
 
评论(6)
热度(28)
  1. 玅玉律以东 转载了此文字
  2. 鹿汤圆小王几✨以东 转载了此文字
© 以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