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凹凸和全职中。
雷安和双花是本命!不拆不逆!
以东哒!(*/ω\*)只挖坑不填坑(。欢迎勾搭ww

和音

卷一•叁

水落桃花

“太子今日竟会来参加这未玦船会,当真是稀罕。”燕王把玩着手中小巧精致的茶杯,似是不经意道,“莫不是准备把那位娶做侧妃?”

言祈漠闻言顿了顿,既而笑道“太子的心思我等可猜不准。太子今年不过二十有三,娶个侧妃回去,可不算过。”

“那也得看上面那位老爷子准不准。”燕王轻笑,“三弟,你今年也已经十六了。该娶亲了,这次父皇选秀,定要给你指婚。不过照滦薇那个性子,怕是要拦着父皇下旨吧?”

言祈漠耸耸肩,没有接话。

当今皇上子嗣单薄,原本皇子有八个,但自五皇子后的三个皇子都夭折了。因此皇子也就只剩下了五个。公主倒是有六位。如今的皇子里面除了太子,前面的两位皇子已经被封为郡王,也有了自己的王府。太子和二皇子燕王也都成了亲。三皇子言祈漠倒也到了成亲的年纪,剩下的两位皇子一个十二岁,一个才六岁。

在两人说话之时,船夫已经不知不觉将船行驶到了未玦河风景最好的地方。

“这河岸的风光倒是越来越好了。走,去船头看看。”燕王向外环顾了一圈,先行起身向外走去,却没注意到晚一步的言祈漠眼中的异样。

在景澜和上官绯茗乘坐的船上,也上演着类似的一幕。只是上官绯茗过于活泼,拉着景澜的手就到了船头。当下言祈漠的船离她们不远,景澜言祈漠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下,随即移开。

之后更多的人也都站到了船舱外,各自欣赏着这未玦河上的美丽风光。其中也包括太子。

而另外两条大船上的几位皇家的公主,也是互相谈笑着出了船舱。三位公主一条,其余的三位另外一条。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皇家贵气使得大多数男士心生爱慕。当然,更多的是想娶个公主回家然后一步登天的那种。

“这未玦河上的风景倒是越来越好了,这繁华的景象,可是个好兆头。”其中一位公主笑着开口,清秀的脸上着藏着丝丝傲气,但只要细看就能看出。

这种傲是一种尊贵自信的傲,常年居于上位者的人才会有这种傲气。

“谁说不是呢。滦薇妹妹?”长公主笑着附和道。

这首先开口的公主,是滦薇公主。排行第五,滦薇公主性子极傲,全部言律王朝的子民都知道。而且还有一件事也是皇室的人皆知的——她对黎王言祈漠心存爱慕。

滦薇粲然一笑,并未说话。只是尊傲的眸子接触到景澜的时候,其中的冷意令人心寒。

别以为我不知道祈漠哥哥喜欢的人其实是你!景澜是吧,既然你自己要回泮寞,可就怪不得我收拾你了!

此时,在景澜与身旁的绯茗交谈甚欢之际,一条外表看起来不算太简陋的的船在船夫的行驶下以一种不急不缓的速度从后方朝二女冲来。

在景澜身后随侍的云汐自是注意到了那条船的异样。但因为景澜事先告知过她也就没有太过留心。

于是,这条船便“顺利”的撞上了景澜所在的船。

“嘭——”船被撞了一下之后颠簸得厉害。景澜一个不稳,又事先没有防备,立马被撞到了水里。

偏生她又不会水!景澜呛了几口水,咳嗽不止,“救、救命……”

在掉进河里之后被因水流而激起的石子划破了衣服,无数的石头割伤了景澜的手臂,原本白皙的手臂立时多了不少细细小小的伤口。疼痛感刺激着她,在水里的挣扎就显得有些无力。

不远处的言祈漠瞳孔一缩,心里暗叫不好,见到景澜被撞下水之后更是差点就叫出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名字。

这并不在他的安排之内,他自己安排的船夫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撞船!言祈漠努力克制了自己想要叫出景澜名字的冲动。但是身体却是跃入了水中,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

景澜不会水!

言祈漠水性很好,几下便游到景澜身边把她抱住,之后又用轻功跃出水面,落到了景澜原来所在的船。

言祈漠的武功很好,他虽然不是明面上的太子,但皇室对他的教育才是真正对一个储君的要求。

初春的水还很凉,更何况手臂还被石子割了不少的伤。饶是景澜有些底子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一旁的上官绯茗因为后面正好是护栏所以没有摔下水,站稳了之后也跑过来关心景澜。而云汐因为受过杀手训练惊了一下之后也没有自乱阵脚,快速站稳之后则准备去救景澜,却没想到自家小姐已经被黎王救了起来。

同时言祈漠身边带来的侍卫也已经去捉拿那肇事的船夫。

“澜姐姐——!!”上官绯茗一声惊呼换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切不过发生在顷刻之间,结果却是让人惊掉了下巴。

景澜小姐被人有意的撞下船,差点溺水不说还被割伤了手臂。更何况这次船会还有皇室子弟加入其中,发生这样的事纯粹是在打皇室脸面!

若是这个船夫是言祈漠的安排的。那景澜根本就不会真的摔到水里,顶多只是做做样子要掉下去,然后言祈漠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而且事后他自然会把这件事善了。

只是这件事不知道被谁插手了,而且是故意将景澜撞下水的,那么这件事就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敢伤景澜?这是他言祈漠从小心心念念的女孩,想要一辈子护在身后保护的人,谁敢伤她?!

思至此言祈漠眸中闪过一丝暴戾,漆黑的眸子多了几分嗜血的感觉。

“澜姐姐、澜姐姐!”上官绯茗在一旁焦急地摇晃着景澜,声音之中甚至带上了一点哭腔。

“咳咳、咳!”景澜咳了两口水出来,见到抱着自己的人是言祈漠,当下一张精致的小脸红了个彻底。

一旁的云汐注意到了景澜脸上的变化,立刻上前一步道:“黎王殿下,还是将小姐交给奴婢吧。”

言祈漠怔了怔,当下也明白自己不该这么抱着一个未出阁的少女。于是轻轻地把景澜交给了云汐。

“把她先带回府上,太子那边本王自有交代。”言祈漠的一句话很小声的传到了云汐的耳朵里。

云汐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搀扶着景澜。

待自己喘过气儿之后,景澜不再让云汐扶着自己,站稳之后,景澜微微躬身,朗声道:“各位,景澜失礼了。今日这船会景澜怕是不能继续参加了,还望各位谅解。”

恰到好处的礼节,处变不惊的态度。即使衣着已经湿透,并有些凌乱,但那依旧淡然的气质却是让各位贵族子弟暗暗吃惊。

但反应过来之后众人也都是笑着符合了一两句,就连太子原本阴沉的脸色也稍微好了一些,随即略微点头。

开玩笑,这可是景相国唯一的嫡孙女,况且出了这档子事,要是还拦着人不放,那才是没事给自己树敌呢。

待船靠了岸,景澜便拖着一身湿透的衣裳上了马车,回了景府。

而同样身为景家小姐的景柔景湘也不得不回了府。当然,景湘肯定是满肚子的抱怨。

但是在她们上马车的那一刻,却没发现,身后有一位公主一直盯着她们,眸中是意味莫名的光。

评论
热度(3)
© 以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