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凹凸和全职中。
雷安和双花是本命!不拆不逆!
以东哒!(*/ω\*)只挖坑不填坑(。欢迎勾搭ww

和音

卷一•贰

季春未玦

“祈漠哥。”“黎王殿下。”

两种不同的称呼,乍一听,还以为与黎王更为亲近的是上官家。

“绯茗。”言祈漠朝上官绯茗点点头,算是回应,“上官夫人在找你,说是为了关于几天后的未玦船会。”

“一来就把绯茗支开,祈漠哥真是的,也不让绯茗和澜姐姐叙叙旧。”上官绯茗吐吐舌头,倒也乖巧的离开了,“澜姐姐,绯茗过一会儿再来找你。”

“好。”景澜笑着点点头,转而走到凉亭中,拿起石桌上的的茶壶给言祈漠沏了杯茶。

“殿下今日来所为何事?”景澜将茶杯递给毫不客气坐在了凉亭里的言祈漠,“为何来的时候不通知家父?”

“今日主要是来找你的,”言祈漠呷了一口茶,“未玦船会将在几日后举行,并且,宫里也开始准备选秀了。”

“算算日子,也该是这个时候了。”景澜倒不惊讶,言律王朝三年一选秀,雷打不动的规矩,偶尔太后心血来潮,说不定还来一个小选。她正是看着选秀日子将近,这才回来的。“怎么,太子准备在选秀上面做文章吗?”

“说对了,”言祈漠很是欣赏景澜的聪慧,虽然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不过到了现在,大多数人都很推崇才女佳人,自是都很欣赏那些有文采的女子。“太子准备过了未玦船会,就让皇上在选秀的时候给他指个婚。你也知道,皇后娘娘早先就病逝了,太子却又巴结上了最近正得宠的苑妃,让她在皇上面前进言,把你指给他。”

“未玦船会?”景澜冷笑。“莫非,他还想来个一见钟情的理由?”

“这个本王倒是不知道,不过,我们不能让他的主意成功便是了。”言祈漠手指沾了点茶水,在石桌上画着画,“此次未玦船会,我们要制造出一些事端,这些事端,也能成为选秀时皇上为我俩指婚的缘由,更加名正言顺。”

“英雄救美?”景澜思考着,“你是要借助外面的传言?这样皇上听到了风声,就算不把我指给你,至少也不会指给太子了。不过,我们该怎么做?”

不是她一心想嫁进帝王家,只是以她这个丞相嫡孙女的身份,嫁低了不好,同样出身而有正适合谈婚论嫁的,也就只有现今安国公的嫡孙耿亦,只是耿亦与上官绯茗已有婚约,两家交好,说不定这次选秀皇上还会给两家指婚,她就更不可能嫁过去。

而且虽说婚事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过按照他们两个的情况来看,这婚事可是得皇宫里那位老爷子做主。

“本王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言祈漠勾起一抹张狂的笑,“至于计划。附耳过来。”

三月二十日  春分  未玦船会

泮寞是南方城市,大大小小的河流自然不少。城内最繁华的一条河,便是未玦河了。

这未玦船会呢,则是言律王朝的开国皇帝创下来的,本意是每年借着这个机会与皇都内的百姓们亲近亲近,国以民为本嘛。不过到了后来呢,渐渐地变成了各家各户的公子小姐的游玩会。也是一些深闺女子求得如意郎君的好机会。

不过今年的未玦船会与往年有些不同。

这次的船会,不仅王公贵族的子女全来了,就连皇室子弟都几乎参加了。据说还拟出了一份贵客名单,太子专门邀请一起品茶赏景。

不过传言就是传言,可信度并不是太高,但若是传到了一些权高位重的人的耳朵里,指不定要变成什么样。

但是有一条消息,却是令一些有权势的贵族子弟,蠢蠢欲动。

这次的未玦船会,景家的嫡长女景澜和上官家嫡出的四小姐*上官绯茗将会参加。

“二姐,你说,这大小姐怎么一回来就这么嚣张?回来这几天没好好给我们打个招呼也就罢了,今日这未玦船会竟是抛下了我们与上官家的小姐同乘一船。这不是打我们脸面吗?”未玦船会当天,一艘较为豪华的船上,景家庶出的三小姐景湘颇有些厌恶的提起景府那位尊贵的嫡长女。对着同为庶出的二小姐景柔大吐苦水。

这景湘在景府里安分守己也是因为景澜常年在百里夫人那里,在景府的时间不算太多。她就算想找景澜的麻烦也没那个时间。而头上没了嫡女压着,日子过得舒坦,景湘也同景柔一样对身为主母的简氏多了几分孝敬,而大意疏忽之下,简氏却没注意到这庶出的第三个女儿觉得自己和嫡女是一样的身份。

“今日太子殿下也会来这船会,你倒是收敛一点,大小姐身份和我们不一样,与上官小姐同乘一船才是好的。你怎这样小家子气?”景柔微微皱眉,她虽也知道景澜经常不在景府,但因为自己母亲是个姨娘,而且常常教导自己要安守本分,懂得嫡庶之分。因此她倒是十分懂得规矩,不像景湘那样咋咋呼呼,自视甚高。

“我只是有些气不过,凭什么她一回来就占了嫡出的便宜?我在府里这么多年,倒也没见过她几回啊。”景湘有些骄横,目光在船外扫了一圈,触及到一艘风格内敛的船时,眼中的骄横全都化为了爱慕。

那艘船上,乘着燕王与黎王。

此时的燕王与言祈漠正在含笑对饮,上好的碧螺春茶的清香飘在半空中,使人心旷神。

当太子的船驶入人们的视线中时,未玦河岸上的人群渐渐骚动起来。

毕竟是皇室储君,平常老百姓一生都可能见到不一次,就连一些贵族子女也没机会见到几次。

不过这骚动,当一艘以竹色为主调的船在离太子的船不远的地方缓缓驶入时,诡异平息。

王公贵族们都明白,若是把这艘船上的两位小姐娶回了家,无疑是给自己的仕途增加了不少筹码。

船上人的身份不必多说,单看挂在外面的玉佩便能略知一二。

上官家的上官绯茗暂且不提,更重要的是另一位。

景家景澜。

“绯茗,这茶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百里夫人那里带回来的,今天你可得好好品品。”景澜笑着让云汐为绯茗斟了一杯茶,打趣道。

“澜姐姐都开口了,绯茗岂有不喝的道理?”绯茗眨眨眼,俏皮的样子尤为可爱。

“呵,你这丫头。”景澜笑骂道,转而呷了一口自己的茶,“不过,今日竟然连燕王都来了,太子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吗?”

“谁知道呢?”绯茗敛了眼眸,淡淡道。

“云汐。都准备好了吗?”景澜玩弄着耳边系着的发绳,问道。

“是,”云汐道,“人群中也安排好了。”

“那么——这场戏,开演吧。”

——————————————————————————————

上官家的嫡出的四小姐:上官家一共有四个女儿,两个嫡出,两个庶出,嫡长女已经嫁给了皇室宗亲,两个庶女也已经各自嫁了人了。上官绯茗是最小的一位,未出阁,13岁,嫡出。【没说上官家没有儿子,只是文中尚还未提到】

评论
热度(3)
© 以东 | Powered by LOFTER